比亚迪员工猝死出租屋,“过劳死”无法认定工伤?

Nov 23, 2021

近日,“比亚迪员工猝死在出租屋”一事引发热议。17日晚,事件有了后续,家属与企业协商一致:除退还公积金、社保等之外,企业一次性支付家属20万元。

猝死出租屋,不能认定工伤?若因加班过劳导致身体不适,还能如何主张权利?

1.jpg

01比亚迪员工猝死出租屋,家属获赔20万

据此前媒体报道,11月5日,36岁的王江(化名)被发现猝死在出租屋中。

据其打卡记录显示,离世前,他曾长期从事夜班工作,从10月28日到11月3日,连续上了7个夜班、其中6个班工作时长在12小时左右。整个十月,其工作时长在280小时左右。 

警方排除刑案可能后,王江的家属与企业协商善后赔偿问题,但迟迟未能达成协议。

王江的家属认为,虽未进行尸检查明具体死因,但其离世应与长期夜班工作有关联。而企业方认为,王江系在出租屋离世,不属于工伤。

据王江的家属介绍,企业方曾表示出于人道角度考虑,愿支付一定补偿,“开始说两三万元,后来说六七万元”。

17日晚,事件引起热议后,双方协商达成一致:除退还公积金社保等之外,企业一次性支付其家属20万元。

2.jpg

02不在岗位、非工作时间,无法认定工伤?

电商平台员工猝死、外卖骑手送单途中猝死、科技公司员工猝死……近年来,“用工致死”的事件频见报端。

据媒体此前报道,有资料显示,巨大的工作压力导致我国每年“过劳死”的概率呈上升趋势。

有学者曾指出,关于“过劳死”,我国当前没有直接的法律依据。而按照《工伤保险条例》的规定,“过劳死”的工伤认定也比较困难。

“实践中,工伤或是在工作时间、工作岗位上死亡,或在工作岗位上发病、48小时之内死亡。”“如员工猝死出租屋,又没有证据证明其在单位已发病,按现行规定很难认定工伤。”

律师认为,目前来看,这一事件基本属于老百姓所说“过劳死”状态,其死亡与某一段时间内单位非法用工是有直接因果关系的。“从合理性的角度,也许未来在立法调整的过程中,可以此案例为契机探讨,工伤的认定标准是否能在一定程度扩大。”

“从民事赔偿的角度,如家属已掌握充分证据,认为单位存在非法用工、非法延长工作时间,完全没有考虑员工的身体承受力,导致其突发疾病,家属还可以以侵犯人身的生命权、健康权为由,按照一般的侵权纠纷立案维权。”

3.jpg

03看看劳动法如何规定

本案中,除了员工的猝死结果,员工猝死当月的上班时长也令人惊讶。 

我国劳动法明确规定: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,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,一般每日不得超过1小时;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,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,但是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。

今年8月份,人社部、最高法联合发布10个超时加班典型案例,为企业“划红线”,明确指出“奋斗不是用人单位规避法定责任的挡箭牌”,“996”和“007”都违法。。

“法律赋予大家权利,比如强制加班、超过多少时间、不给加班费,都可运用维权手段。”在实际运行中,由于某些经济上的整体走势问题,很多劳动者并没有条件和底气充分主张自己的权利。

律师认为,实践中,劳资双方存在互动,当整个市场的用工条件如此,人们有时“很难选择”。“也就是说,不在这家企业以这样的方式工作而选择换一家企业,可能连工作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资方完全不考虑员工身体承受能力的用工行为,无疑是不对的。“劳资双方应当有基本的底线和标准。”


关联文章